追忆街衢里的那抹甜作文

28 04月
作者:admin|分类:初三作文

哼起一首年少时的歌谣,饮一碗年少时的琼浆玉液,追忆起年少时街衢里的那抹甜,有家炒冰摊的影像在我内心的湖泊深处泛起阵阵涟漪。

“老板,来两杯炒冰,要草莓味的。”稚嫩的童声被时光剪裁偷换,唯独记着这一直缠着这家炒冰摊的话。那时我特别喜欢草莓味,喜欢它做出来梦幻的粉红色,装满了年少的梦。我和朋友两个人蹬着自行车来,停在一边,就围在了冰摊的灶台边。灶台边放着缤纷杂色的调味粉,紫的山芋,红的西瓜,绿的哈密瓜、猕猴桃……编织着一场美妙无比的梦。

灶台边站着一个上了年纪的高高的男人,他就是冰摊老板。他和妻子经营着一家小商铺,卖些油盐酱醋,这炒冰摊就安放在店前了,常常受到我们的青睐。

炒冰是把一块大大的冰放在烧热的锅上炒融化,再撒上点糖。冰确实实在锅里炒出来的,只不过锅下是一个制冷器,冷气迷雾般地传递着水。

老板一向是很耐心地炒着,我们就在旁边围着等候。至今还记得那盛着冷开水的塑料壶,上面是一块青柠图案,交杂着岁月的痕迹。老板转下开关,打开制冷器,按照我们两个人的量,轻车驾熟地倒下冷开水。这时候木铲还轮不到登台演出,只是在一旁静悄悄地搁着,等锅里先结出一层冰来。

我们等得很乐意,享受着它慢慢凝结的过程,像一层淡淡的雪覆在赤裸的路面上。

有时等久了干脆把那些调味品的名称都给背熟了。一层冰上来了,老板就抄起木铲,铲下那冷水刚结成的冰,继续静等它再结一层。冷雾袅袅升起,水早已到了凝固点,这时结冰速度也快了。炒着炒着冰有六成多了,老板便撒下一勺白糖,或是再加上一小勺草莓味的调味粉,用木铲继续翻炒。

我们等久了总难免有点急切,但一抬头看见老板一脸的悠然自得,我们又乖乖地安分下来。炒得差不多,老板就拿起两个塑料杯,一铲一铲地装下去。有好多次他都给我们装上满满的两大杯,堆着金字塔般的尖儿,再插上两条吸管,我们接过还了钱,就马上大口地吸着。

菜要趁热吃,炒冰是个例外,它要趁冷吸,趁刚出炉的吃。杯底下的水还没窜下太多,白砂糖依然安稳地躺在冰的各个角落,软软沙沙的炒冰送上口,美滋滋的甜开在了味蕾上,开满在年少的记忆里。舌尖的冷将夏季的燥热赶得无影无踪,再嚼一嚼入口的白砂糖,发出嘎嘣脆般的声音。这回味无穷的东西显现时光的醇厚。

如今,几个孩子在时间的拉扯下早已长成娉婷少女,再次聊起炒冰,脸上无一不是开着满足的花儿,像极了小草初见温暖的阳光、蒲公英初见寥廓的天宇,那样欣喜、那样幸福;但也像小鸟飞走温暖的树梢、旅者离开温馨的房,那样难舍、那样怀念。只不过时间这根绷紧的弦扯住了我们那时慵懒的步伐,年少,原来是如此美妙。

我追忆起街衢里的那抹甜,原来曾有过这样的一家炒冰摊,有过这样一位挥着木铲的老板,在记忆的涟漪中晕染出童年的温暖。

如果那只是个梦,那就让我永远生活在那个梦里吧!

——题记

“老爸,您小的时候,这里是什么?”我指着窗外高矮不齐的房子问爸爸,爸爸若有所思地说:“是一片树林呢!还有小动物。”我缩回手,打量着那些房子,完全没有看出这里曾经是一派生机盎然的树林。我仔细地观察,眼前只是林立紧密的房子和稀稀拉拉的电线杆子,最多有几只麻雀飞过。那片豆腐干大的灰蒙蒙的天空被拥挤的大厦添了孤单、凄凉、冰冷,我不知为什么多了几分失望,拉上窗帘,躺在床上,透过厚实的窗帘往外望。我……好像……看见了……

睁开眼,我看到的是苍翠欲滴的树林。仰望,是明媚的阳光和如同蓝宝石的天空,蓝白石上刻着白色的文字,越来越摄人心魄;平视,放眼望去,苍翠欲滴的树林仿佛刚洗完澡,皮肤上还留着水滴,一个棕色身影快速闪过,“松鼠!”我惊喜地叫了起来。脚边突然多了一片毛茸茸的触感,低头,一只雪白的兔子趴在我脚边吃草,我眼睛一亮,抱起了那团白棉花似的兔子,一下一下地顺毛。不远处的花丛上,小精灵们——蝴蝶们,正在百花仙子身上印遍足迹,它们脚尖轻点,从这朵傲人的玫瑰上飘到另一朵亭亭玉立的白菊花上,又从白菊花上跃到那朵身披白纱的少女——圣洁的白玉兰身上,真是淘气又迷人。

“唧唧,喳喳!”一阵鸟鸣把我从仙境中拉出来,我赶忙起身拉开窗帘,映入眼帘的依旧是孤单、凄凉、冰冷的景象。没有如同蓝宝石的天空,没有像白棉花的小兔子,也没有美丽动人调皮的“花精灵”。“原来,只是,一个梦!”我喃喃道……

久久的,久久地凝望窗外,这里有我一生追寻的梦……

浏览16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唐山大地震观后感800字 给远方朋友的一封信600字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