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的手作文700字

12 11月
作者:admin|分类:初一作文

总喜欢在窗前看星星,寻找最大的那一颗,心中便不自觉地想:“那颗星,会是姥姥吗?”每当这时,有关姥姥的记忆便潮水般涌来。最不能使我忘却的,是姥姥的那双手。

姥姥的手并不好看,甚至有几分丑陋。常年累月地做工使得她的手无比粗糙,手上布满了老茧。但是在我的眼中,姥姥的手却变得白皙细腻了。我以为姥姥的手是有魔力的。当我那一头乱蓬蓬、纠缠在一起的头发到了她的手里时,一下就变得顺滑柔软了。姥姥还会编各种各样的发型:今天编一个麻花辫,明天梳一个花苞头,后天又弄出个羊角辫,天天不重样。带着姥姥梳的头发去上学时,我总能收获幼儿园小朋友羡慕的眼光。对此我也很是好奇,常拿起姥姥的手,翻来覆去地仔细端详,却从没看出个所以然。我便抬头问她:“姥姥,你这手到底是有什么神奇的魔法呢?”面对我这天真的问题时,姥姥总是低下头看着她的手,笑而不语。

我幼时爱与姥姥玩一种极其幼稚的游戏。由姥姥扮演小鸭,我扮演小鸡坐在屋里,等待姥姥敲响我的门。姥姥从不拒绝我这无趣的请求。她总是把手指放在门上轻轻地扣着,声音脆脆的,柔柔的,似银铃叮咚,如泉水细流。她敲门的声音,俏皮又不失典雅,清脆又不失婉约,传到我耳里,便成了一首美妙的乐曲了。曾经的我也一度模仿姥姥的敲门声,却怎么也无法敲出,姥姥扮演的小鸭叩响小鸡门时那种春风般的神态。

可是,姥姥就那样毫无征兆地病倒了,再也没起来。她就那样躺在床上,双眼却紧紧地闭着。我多希望她能再为我梳一次头、做一次饭啊!但是,不会了。姥姥永远不会再看我一眼了。

姥姥在下葬那天,正是深秋。望着冰冷的棺木,姥姥那双温柔的手和她慈祥的面庞又浮现在我的眼前。我抬起头,努力抑制悲痛的泪水,却发现路边的枫树,满树枫叶正红得轰轰烈烈。

夏季的夜晚很宁静,甚至能听到微风轻拂过树叶的声响。皎洁的月光,自天空中洒下,落下一地银白光芒。

我在这样宁静祥和的夜晚中回到了家里,柔柔的月光从窗户外面照了进来,房间里的装饰也在月光下显得如梦似幻。但我发现书桌上似乎少了什么东西,平日我放在那里晚上玩的手机,此时无影无踪。顿时怒火充斥在我心头,我知道肯定是我的妈妈藏起来了。

“妈,我手机呢?”

“我给你放起来了,以后只准周末玩。”她的眼神有些飘忽,不自然地淡淡说道。

“啪!”我用力摔碎手中的茶具,与手机相依为命的我不允许出现这样的约束。

“手机呢,给我!”我翻箱倒柜大吼道,我看向妈妈,她的眼眸带着失望与憔悴,我转身,狠狠地摔门而去,留下的只是一声清脆的撞门声响与一位母亲无奈的凝视。

走在漆黑一片的小区里,夜黑得像盛满墨汁的罐子,人向前一动,墨汁就溢出些许。只有微弱昏黄的路灯光芒带给我一丝的温暖与光明,银白似细纱般的光芒自深蓝色的天空中洒落,整个世界宁静得就像是一个梦境。晚风拂乱了我额前的发丝,我悄悄地抱紧了自己……

我已经意识到是我做错了,我不应该这样对待一个已经开始衰老的母亲,可倔强使我不肯回去,甚至不肯面对家的方向。我不知我在害怕逃避着什么,或许是怕听见妈妈一声温柔微弱的:“回来了,外面冷,别着凉了。”

抬头看天,苍穹如墨。我下定了决心,转身踏向了回家的路。一抬头,微弱昏黄的灯光朦胧地洒在妈妈的脸上,我看到她沧桑的面容上悄悄爬上了岁月的皱纹。月升了,夕阳斜了,母亲的发,渐渐白了。

“我不会再这样了。”我说。这一刻,月亮似乎听见了我心里的承诺一般,变得格外柔和,就连街边暗黄的路灯灯光也变得温柔起来。

母亲笑了,如同荷叶上的露珠,滑落到水里的瞬间,那么荡漾温柔。时间停顿,风不吹,云不走,仿佛什么都想了,什么都没有想。

她牵着我的手,走向了回家的方向。

浏览16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辛德勒的名单观后感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