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痴为题的作文800字

12 11月
作者:admin|分类:初三作文

浮生百态,原相毕生,那爱恨、那痴缠终归是糊涂,只是不知那人,是痴不愿醒,还是醒已脱红尘。

痴是河南项城张伯驹。翩翩公子,本是满足个人情致收藏字画,得知大批文物流失民间,继而被倒卖到国外。他豪掷千金,万贯家财尽数挥去,陆续收得李白真迹、杜牧手卷、黄庭坚书法等十多卷珍品。他说:“如果流失海外,必成千古之恨。”

1941年,上海一场轰动一时的绑架案,差点令张伯驹丢掉了性命。绑匪要求交出200万,妻子潘素束手无策:“一时哪里拿得出那么多钱,看来只能卖字画了。”多方斡旋后,潘素终于跟张伯驹见上一面,他已瘦得没了人形,却对潘素说:“宁死魔窟,也不得变卖!你救不救我,都不要紧,我珍藏的那批字画,就是我死了,你也要替我保护好!”

1956年,他将平生所藏,尽数捐献国家,他知道这是文物永恒的唯一方式。学界有称:“张伯驹一个人的捐赠,就撑起了故宫顶级书画半壁江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时至今日,这些捐赠依然是故宫博物院的镇馆之宝。

晚年之时,看着《百花图》,张伯驹说:“我终生以书画为伴,到了晚年,身边就只有这么一件珍品,每天看看它,精神也会好些。”都言张伯驹痴,痴山水,痴字画,对文物极致痴迷,所以一生只做了一事。终于,一己之力,这些本属于中华民族的文化深深扎根在了这片土地。

马蒂尔曾说:“只有痴迷,才能从中得到不可言喻的安乐。”痴即是《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磨难通常带来两种结果,一种是在磨难中闪现棱角,另一种是被磨去。蝶衣是前者,看似怯懦柔软,却对自己喜欢的京剧艺术怀着一种近似朝圣般衷挚的坚持。蝶衣给日本人唱戏,被指卖国贼,他笑回:“如果青山还活着,那京剧已经传到日本了吧。”他潋滟的眸子里竟闪烁着憧憬的光芒,虽是觅死,可那是他心尖上的话。痴迷京剧,不顾一切,不分国界,就像是梁衡先生评价梁思成的那样“是为全人类的文化而生的,超越民族,超越时空”。

虞姬是真虞姬,霸王却是假霸王。极致的痴迷成就了蝶衣,而痴狂必然导致孤独、痛苦和毁灭。听他发疯似地凄喊:“我要跟你唱一辈子戏。少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是一辈子!”换来小楼冷冷一句:“你一辈子就知道唱戏,你也不出来看看这世上的戏都唱到哪一出了。”蝶衣是不需要知道的,不疯魔不成活,蝶衣被赋予的本来就是虞姬的灵魂,为霸王生,为霸王死的从一而终的一颗燃烧的灵魂。蝶衣的痴,对感情的执着,对艺术的痴狂,所以他的灵魂是一股火,认准了一个方向便一路烧下去不回头,哪怕玉石俱焚。

你瞧,那些个痴人,一生住在艺术与文化琉璃屋中,是痴,不愿醒,外面皆是姹紫嫣红与断壁残垣;亦是,醒,已脱红尘。

步入我末步入过的校园,轻嗅我末细闻过的芳香,会面与我末曾相识的面孔,踏着八月最后几日的雨露,走上那新的征程。

众里寻他

在整理过床铺、衣物和日用品后,静静聆听父母临走时的叮嘱,看着三个陌生却又亲切的室友,又看向宿舍窗外的绿阴小亭,雨露后的阳光轻轻洒下,一切和谐而又美好。在缺少实感的美景中,我们恭听着陌生的老师的嘱咐开始了高中生活。听着老师们在讲台上或温和或悠扬,或稳重或激昂的声音,初识的同学在课后却也如旧友般谈天论地,一切的忐忑只剩下兴奋。

将厚重的书本抬起,手中的重量提醒着我:不忘初心。来到高中的初衷和三年的目标,这重量是我必须承担的,在班主任的话语中,我更明白:伴随着苦与乐的高中生活已开启,我所迷茫的无实感的生活已成为现实。

蓦然回首

快乐交错着汗水,笔墨留印在白纸上,写下了时间的流逝,在无数感叹声中,期中考试的铃已被打响。我怀着紧张和不安的心情坐在考场里,伴随着内心的躁动,手指也禁不住颤抖起来。

猛地,想起初入校园的自己,想起多少节昏昏欲睡的午后却也依旧精神百倍的课堂和进校时的初心……拿起笔,下笔之时便停止了手指的颤抖,一切的杂音仿佛都已被排出了考场,用坚定的双眼阅读试题,成绩好坏都已不再关心,因为付出过的努力绝不会骗自己。

灯火阑珊处

运动会的圆舞曲能够顺利地表演出如梦一般的色彩斑斓让我依旧记忆犹新。接力跑的同学们奋力拼搏的场景也历历在目。我就这样迎来了自己的项目——800米跑。本以为是中考项目不用担心,但在比赛提前了一小时开始的时候,心跳也忍不住加速了。开始落后的我在最后也尽力地跑着,看着其他选手周围同班同学在场外紧跟着跑,叫着加油。

我只愿再奋力跑着,即使无人察觉,即使无人助威,至少,要为自己的汗水继续拼搏,把其他人的加油声当作自己的,麻痹了双手也不管,就这样,谁都未察觉的角落,我完成了自己的比赛。

烦恼、痛苦、泪水、欢笑、兴奋、喜悦……一切都被写入了高一的历史中,一切都成为了高一的印象,我的兴奋、忐忑、紧张、拼搏都成为了不可替代的回忆。

浏览33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辛德勒的名单观后感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