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次我真感动作文800字

12 11月
作者:admin|分类:五年级作文

老家有个卖灶糖的林爷爷,年近古稀,须发银灰,是个慈祥的老头儿。

去年临近春节时,我和父母远离喧嚣的都市,回到清炉冷灶的老家。我问母亲:“林爷爷还在吗?”她说:“进村时看见了。”我便朝村口跑去了。

从村口远远望去,几排高大挺拔的杨树站立在村边;四处张望,许多小巧玲珑的灌木坐落在身旁。小河边坐着一个人,头戴麦秸秆编的草帽,披着深蓝大袄,下身是绿绒裤,叼着一根旱烟管——那不正是林爷爷嘛!我站在他身后,哦,他在钓鱼。

他转头发现了我,笑了,说:“西安城的小姑娘,你回来啦。”随即从篮子的白布下取出一大块灶糖,敲下几块给我。

灶糖是老家一种特有美食,手艺几乎失传了。林爷爷会做灶糖。一公分厚,奶黄色,香甜可口。“过几天我就十一岁了。”我边吃边说。他又笑了,笑得很神秘。

一晃是一年多过去了。清明节回去时,天气是有些“乍暖还寒”的。我坐在红木秋千上,听着远方隐约传来的笛声,仿佛在盼什么。

“卖灶糖喽——”还是那深沉而亲切的吆喝声。我像接收到某种信号那样跳下秋千,朝声音的方向寻去,却见一个中年人挑着扁担走来。我连忙奔向扁担,气喘吁吁地询问:“请……请问林爷爷在哪……哪里……”他抿抿干涩的嘴唇,说道:“你是说我父亲?他病了,腿不行了,走不动,待在家里。”

我从兜里摸出一枚硬币,递给他。他取出糖饼,敲下许多整端的糖块给我。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问我:“你是西安来的孩子?”我点点头。他又激动地问:“最外头那一户?”我又点点头。他埋头从扁担中取出一只鸡毛毽子,递给我,说:“我父亲给你的,说是给你的生日礼物。”

我接过那只鸡毛、鹅毛拙劣地拼扎成的毽子,感到那么轻盈而又沉甸甸的。

我向他道谢,他留给我一个敦实的背影。

林爷爷靠卖灶糖为生,辛苦了一辈子。我突然有点不是滋味,眼前浮现出他那高大而瘦弱的身影,心里荡漾起曾经香甜又可口的味道。

“卖灶糖喽——”那声音萦绕在耳际,徐徐弥散在心里。那一次,我真感动。

两个影子,一大一小,光芒勾勒出它们的轮廓。年华偷换,光影间不变的是那真挚的情。

——题记

草长莺飞的季节,处处弥漫着欢乐,空气中氤氲出暖暖的生机。阳光温柔地拂过孩子的脸颊,在地面投出一个小巧的影子。小女孩一蹦一跳,跃动的脚步踏成欢快的歌谣。爷爷紧跟在她的身后,两手弯成半环状,微俯着身子,生怕小孙女一不留神绊倒在地。

幼童顽皮,轻快地在公园里跳上跳下,将爷爷落在了后面。“留心脚下啊!”爷爷喊着。眼看追不上小女孩,就在长凳上坐下,注视着她玩耍,脸上不禁露出微笑,每道皱纹里都满是愉悦。

小女孩玩累了,爷爷便牵着她的手回家,夕阳将一老一小的影子拉长。小女孩调皮地站在爷爷的影子里:“看,我的影子藏在了您的里面,等我长高了,您的影子肯定会被我遮住!”“呵呵呵……”爷爷慈祥地笑着:“一定,一定!”

岁月悠长,梦也绵长。随着年月的推移,梦一样的童年携着稚嫩,随时光之河一去不回,小女孩已是少年。

“颖,咱们什么时候到?哦,半小时后,好啊!”她与同学约好去新开的店购物,兴奋地蹬上鞋子准备出门。“我和你一起,好吗?”爷爷试探着问。“不用,我们两个一块儿呢,很安全!”渴望自由的她越来越喜欢自己出门,远离大人的视线。“要不我也去吧,我就在后面……”“好好,去吧!”她脸上没了笑容,明显不耐烦了。

爷爷追不上她的脚步,只是默默地跟在后面,看她与同学说说笑笑。老人的影子是单薄的,与她俩总是有那么一段距离,被忽略在一旁,却比空间更远。风寂寥地舞蹈,没人看清老人脸上的表情。到了商店,她专注地与同学挑选商品,付款时,她听到一个女孩羡慕地说:“你爷爷真好,你看,他还不放心你自己出门。我小时候爷爷也对我很好呢……”小时候。听到这话,她想起曾经,自己在公园里玩……一瞬间的回忆消失了,却在她心里余下了一丝惭愧。

回家的路上,那两个影子的距离依然,似乎没人曾理会过它们的存在。然而,那距离正一点一点缩小,直到一大一小悄然交叠,酷似童年。看着地面上的影子,她停住了脚步,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被名为亲情的大手轻轻触动。这种感情越过千山万壑,终于似清泉注入了她的心田。“嘿,颖,慢点,等等我爷爷。”她转身搀住了爷爷的一只手臂,慢慢地走……

那个女孩就是我。总有一刹那的感动,洗净铅华,描尽幽微,栖息于你的心间——我要走得慢一点,让真情永驻于彼此心中,成为那珍贵的微感动。

浏览21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辛德勒的名单观后感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