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变的是那份痴迷作文600字

09 04月
作者:admin|分类:初二作文

月华,清澈如水,无声无息的倾泻在窗台上,拿一本古诗词,泡一杯枣子水或苦茶,独自一人靠在床头上,轻声吟着一首首雅致的小词,任氤氲的书香在房间中弥漫。从小学到如今,从未变过。

我痴迷于此�D�D

走进那繁华落尽的小院,我痴迷于那采撷红豆子的多情酒客。一园残花,一双红豆子,一杯浊酒。我仿佛看见他在朝我招手。就这样在《饮水词》的指引下,我走进了他那令我痴迷的沉思往事的斜阳,无法自拔。《饮水词》如一位看破尘世的老者,悠悠地向我讲述过去的各种记忆的点点滴滴:那个烟暖雨初收的早上,他花下醉饮,在雨打芭蕉的点滴声中,他重看旧书……

我痴迷于此�D�D

走进他游览赤壁的船舱,我痴迷于那千重浪卷起的雪白浪潮。我痴迷于他在舟首那豪放不羁的身影。一江流水,一叶扁舟,一段历史。我看见了那举杯对月的眉山汉子向我招手。就这样,我走进了他痛拍栏杆的晚上。夜已深,人未寐。幽幽的月影如夜织的纱铺在了地上,漏断,人初静。江中沙滩上出了一只孤鸿的影子,他把头转向我,吾恨何人省。那呜咽的水声,与他那不满中带着不甘的话语交织在了一起,让我久久不能忘记。

我还痴迷于此�D�D

走进贾府如梦一般的历程,我痴迷于那桃花帘中吟诗作赋,如水一般清,玉一般光洁的她。一树桃花,一卷花帘,两行清泪。我仿佛看见了坐在香丘的她在向我招手。一篇《桃花行》,述说了她心中寄人离下的无依无靠与敏感。奴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奴知是谁。桃花依旧在,她,却不在了。质本来还洁去。沁芳亭的水,依旧在流。而她,却如一阵清风,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去了。只留下那诗,还在我泪光中吟诵。

从小学到如今,一切都在变化,而我唯一不变的还是对诗词的痴迷,愿这份痴迷,永远。

我慢慢的掩上门,锁上。 被初春的风一激,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此时,已是黄昏,日坠西山,但光芒不减,甚至还多了几分说不清锐利。我拉了拉书包带子脚步还是慢慢的,但最终还是踏进了黄昏那刺眼的光中。

我不想回家。

我可不想回家享受那激烈的争吵。家中的各种矛盾已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回去,听那一夜比一夜激烈的争吵么?父亲,那个世俗的、粗心的、薄情的人,他现在会惦记着、关心着他这个女儿,会来接她么?想到这,我的脚就不由得止了,眼泪刚要流出,又被我心底的自尊压下去,眼角只留下一点点湿意。他不来接我,我就自己走回去。难道,离开了他,我就不能活了吗?我咬下了嘴唇,刺眼的夕阳照在我脸上,把我的脸灼的发烫,仿佛给了我狠狠的一巴掌,也烤去了我眼角的那一点湿意。

我抬起头,不远处的树上,有一只乌鸦,沐浴着夕阳,翘着尾巴,偏着头,很惬意的样子。我猛然将父亲给我的护身符拽下来,向它打去,乌鸦扭头飞走了,抛下一段沙哑的回音,在被黄昏笼罩的天地间回荡。我按上耳朵,一口气逃离了学校。

夕阳如血,滴滴犹泣。我果然没见的父亲的车,我便赌气向家的方向跑去。要过红绿灯时,只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冲我喊道:“闺女,闺女……”

此时的夕阳已不再那么刺眼,柔柔和和的洒了一地金黄。一个高大的车影,载着满车明媚的阳光向我驶来,那——是爸爸的车,不,那带满阳光的不是车,是我的父亲,那就是我的父亲。

父亲为长满老茧的手为我打开车门,掺着白发的头发轻轻晃动着,嘴里不停地说:“你去哪了,我找了你好久……”

我没说话,只是把脸对向了那塞满明媚阳光的车窗,阳光落在手上,为我�h泪!

浏览11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走进秋天500字 我的妈妈作文600字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