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岁我多了一份自信作文800字

09 04月
作者:admin|分类:初二作文

都说年少轻狂,在十四岁的少年身上被展现得淋漓尽致。所谓“狂”,多数人的理解为少年的桀骜不驯,于我而言,“狂”应该是具有支配任何事的自信——淡定、从容、沉稳、大气,这便是“狂”。

十四岁之前的我还没有摸到“狂”的门槛,舞台灯光下多少显得局促不安,做事唯唯诺诺,毫无淡定、从容的风度。直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把我冲击得通体透彻。

我参加了校辩论队。

也许是太多次投以艳羡的目光,我终于懂得要去追赶。在经过一场轰轰烈烈的练习赛后,老师竟关注到了躲藏于杂草丛一隅的我,她微笑,嘴角抿成一弯月:“你上。”

之后便是匆匆忙忙赶稿子,放学后借用化学实验室,在充斥着多种化学试剂的咸腥空气中,唇枪舌战。我惊奇地发现曾经一说话就打结的舌头此刻竟灵动自如,辩驳的言辞顷刻间奔涌而出。我的大脑转得飞快,嵌在其中快要生锈的齿轮犹如精密的零件环环相扣运转了起来,机械间金属碰撞的荡涤声,在脑中被数十倍放大,不自觉地在颇为乏味的起身和落座的徘徊间,我的举止愈发从容,时而甚至在辩论中向对方报以微笑,有什么在胸膛中灼烧得火热——是自信在带动我。

“我觉得你身上有种咄咄逼人的气势,你的自信决定了我的选择。”言罢,老师顿了顿,“我选你做三辩!”我与她对视,她的眸投射了一个执着的身影——攥起拳,抿紧嘴唇,似有流岩从眼底迸射。

明晃晃的光落下来,辩论赛正式开始。起身,聚焦目光,我熟练地抛出稿子中的问题,在对方的回答中寻觅漏洞,再提出具有针对性的问题,脑中的齿轮快速转动,凹槽与齿刃的彼此交替中,我脑海里似有新的火光闪现。我一一破解障碍,再把对方引入圈套。不急不慢地处理好每一个论点,攻辩小结时,我不忘投入感情,加入手势,曾经宛在水中央的“狂”,终是绽放了芳华。

我渐渐摸索到了那份自信,将它融入生活。上台讲课时我应对自如,勇于将自己的想法展示给他人,一颦一笑间仿佛探到了辩论时的影子;与人相处时应对自如,不卑不亢。我甚至感到自己的腰板挺直,向人问好面带微笑,不过分谄媚,却恰当自如。自信带动了我的从容大气,在生命中初露头角。十四岁的“狂”如同沉在坛底的酒,随着酝酿吐露生息,味道愈醇。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初具“狂”的少年还只是浮萍,十四岁的我有了自信,但还远远不够,我要将这份自信蜿蜒,继而让它流淌在青春的长河中。

我在等待,坛中酒香扩散千里的日子。

不知何时下起了���餍∮辍�

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去往家乡老屋的泥泞小路上。近了,近了,那间在雨中时隐时现的屋子,已依稀能看到满是破洞的黄褐色的窗纸了,平静的心湖上泛起了丝丝涟漪。

那间破烂不堪的老屋曾是我儿时的快乐天堂,在那里,爷爷经常陪着我玩各种游戏。那时的爷爷还不算老,腿脚也还利索,还能和调皮的我玩上一会儿。我们经常一起抽陀螺,一起捉迷藏,一起坐在院子里烤着地瓜,一起从井里拽起一个沉沉的大西瓜……

到了晚上,天空黑得像颗大大的葡萄,黑中还透着幽幽的紫。每当这时,天上就会出现许许多多亮亮的星星,而我和爷爷则会平躺在院子里的草地上,伴着四周悦耳的虫鸣声,望着天空中密密麻麻的星斗。那会儿,我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躺在爷爷怀里,听着爷爷娓娓地讲述着关于月亮的故事。那时的我总是认为爷爷是无所不通、无所不懂的,总是天天缠着爷爷,问着那些荒唐的问题,而爷爷也总是很有耐心地为我一一解答。

当清晨的第一道曙光刺破了晨曦,爷爷就唤醒我起来生火做饭了。爷爷叫我把门外摞得整整齐齐的柴火搬一些回屋,别看我个儿小,力气却大得很,一搬就是一大摞,爷爷常在灶台后大声说着够了够了。吃罢饭,我央求爷爷教我做“拉子”(北方儿时的一种玩具),爷爷拗不过我的软磨硬泡,便答应了,可年幼的我哪肯一门心思地学木工,一会儿跑出去玩耍,一会儿又不想学了,好不容易做好了,太阳却已当头了。

有时天下起了雨,我和爷爷就会搬着板凳坐在屋檐下面,兴致勃勃地玩着长牌。我输了,爷爷就刮一下我的鼻子,我大叫“我的鼻子已经很塌啦……”爷爷输了,我就开心地大叫“我要骑大马……”而这时的老屋就像一个忠实的守护者,守护着我和爷爷的快乐,守护着我和爷爷相伴的岁月。就在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守护中,老屋老了,老得落光了漆;爷爷也老了,老得走不动了。

而我却不管不顾,仍一个劲地奔跑玩耍,仿佛有永远也耗不完的力气。

如今,虽然爷爷已离我远去,但是我始终坚信,爷爷一定在老屋或院子里的某一个角落,等着我回来,等着和我玩那些无聊的游戏,等着和我聊那些不着边际的话题。

啊,老屋,我的老屋,我灵魂寄宿的地方!

浏览5 评论0
返回
目录
返回
首页
走进秋天500字 我的妈妈作文600字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